当前位置:首页>>教学结构改革
痴迷改革的女校长

困境——当被告的校长


2006716日,广营路小学副校长杨宏接到调任忠山小学校长的通知。


杨宏有些担忧,找到教育局局长:“谢谢组织的信任,我没有这方面的心理准备,能力素质也不具备,要是做不好,影响了学校的教育质量怎么办?你们……还是另选优秀的人吧。”


局长先给她松绑:“我们知道你的水平和能力,更知道你有一颗热爱教育的心和愿意为教育付出的满腔热情,放手去做吧,有什么困难,我们一起解决。”


杨宏还在犹豫,局长看着她,语调提升了些:“你有很深的教育情怀,作为一名学科教师,可以把班上几十名孩子的这门学科教好;作为班主任,可以把班上几十名孩子的品行、习惯带好;作为教导主任,可以把全校的教学工作业务工作管好;作为分管副校长,可以引导和帮助学校教师教学水平,提高教学质量,让学生享受更优质的教学。今天开始,希望你办好这所学校,让全校师生得到更好的发展,为社会做出更大的贡献。杨校长,过去你做得很好,但因为平台的原因,你的优秀还没有发挥出应有的作用。为了那些期盼的眼神,为了江城片区百姓的期盼,相应也希望你能够在在更大的平台上,为社会创造更大的价值。”


杨宏的血热了起来,庄重地承诺:“我一定不辜负组织的信任!”


理想很丰满,现实却很骨感。当杨宏到达忠山小学时,眼前的景象令她倒吸了一口冷气:占地仅三亩多的校园里,乱七八糟地挤满教学楼、宿舍楼、杂物间、厕所,18个班近千名师生每天就拥挤在这里面;校园地面凹凸不平,教室里桌凳破旧不堪,还散发着难闻的味道,全校仅有四台电脑基本都不能正常使用,更让她心寒的是参加交接仪式的领导和老师的冷漠。


强烈的不安还是涌上心头,杨宏内心再次激烈地冲突起来。是回去轻车熟路地做一个受人尊敬的优秀语文教师兼副校长,还是迎难而上去往陌生的地点和岗位,尽自己所能去办好这所学校?


“这里的孩子需要优质教育,这所学校需要做些改变。我不下地狱,谁下地狱!”渐渐地,杨宏的目光坚定起来。


下午半天,杨宏在校园里转悠着,与遇到的几位教师聊了会儿家常,新买的16开笔记本上写满十几页文字。回到家,杨宏忙碌到凌晨一点半,才在丈夫反复催促下关闭电脑。


忠山小学没有校长办公室,校长、副校长、办公室主任、教导主任挤在不足十平米的行政办公室里办公。第二天,杨宏早早地进入行政办公室,其他人都不在,倒也显得安静。


九点左右,手机铃声打断了正聚精会神编拟学校发展规划的杨宏,摁下接听键,话筒里传来一个严肃的声音:“请问你是忠山小学的杨宏校长吗?我是泸州市江阳区法院的XXXXX建筑公司起诉你们拖欠工程款,定于今天开庭。请你于下午三点半到江阳区人民法院……”


杨宏懵了,经多方打听才明白事情的缘由。忠山小学原来建在居民区,规模小,校舍很不规范,存在极大的安全隐患。近两年由于城区发展,就读学生快速增加,原有校舍不能满足要求。上级研究决定,将校园区域部分居民拆迁出去,重新修建了一幢教学楼。可由于财政经费吃紧,教学楼修好投入使用后,拖欠着近两百万元的工程款和拆迁费,并因为经费原因没有办理房产证和土地证。更为麻烦的是,这笔债务落在了忠山小学户头上。


开弓没有回头箭,锁定了目标,就风雨兼程。杨宏回味着写在新笔记本上的这话,开始了解情况、收集材料。


下午三点,杨宏平静地坐到江阳区人民法院经济庭的被告席上。


开学后不久,一名中年男子背着一个鼓鼓的书包,气势汹汹地冲进忠山小学,扬言要用炸掉学校。虽然有些害怕,杨宏却没有回避,径直迎上去:“大哥,有什么事慢慢说,没有解决不了的问题。我想你也是要解决问题,而不希望两败俱伤吧!”


经过一番开导,中年男子平静下来,说出了事情的由来:他是忠山小学教学楼建设项目的拆迁户,已经拆迁出去两年多了,拆迁补偿款却还没有拿到,今天喝了点酒,冲动之下,就去一个工地找了些炸药绑在身上……


 


突破——打造书香校园


第二天下午,杨宏刚出法院就接到一个电话:“杨校长,您好!我是XX。你不仅漂亮,而且非常能干,对人又好,我们早就盼着您来了。”


杨宏不明底细,就随口应付着。聊了一会儿,对方提议:“我备了一餐便饭,希望您能赏脸……”


杨宏略一犹豫,客气地说道:“谢谢你,不巧的是今天我老公的两个同学带着家人从外地过来,说好了晚上一起聚会。我要不去,被老公休了就麻烦了。你们玩高兴,心意我领了!”


研究学校人事安排之前,几个管得住杨宏的人的电话打了过来,随即,几名教师要么在办公室、要么在路上、要么在家中找到杨宏,提出了工作安排、待遇等方面的种种特殊要求,而且申明“以前就是这样的”,还暗示XX校长就是因为什么原因“下课”的,XX校长就是又是因为什么原因混不下去的。


杨宏意识到,忠山小学排名最后的教学成绩,绝非某一方面的原因,也绝非一日之“功”。这里“水比较深”,稍不注意就可能把自己溺亡,言行必须慎之又慎。


这天,当又一老师与她说起这些事情,并提出希望杨宏照顾一下的时候,杨宏客气地回答:“X姐,谢谢你的提醒和帮助,我管理经验不足,交往能力也差,需要你们帮我‘扎起’。你这要求,从你角度看,是合理的。但我才来,对学校情况不了解,不敢擅自做出决定,这事需要与教科室商量,还需要后勤处同意……”


对方却不知趣:“是你管他们还是他们管你,你是校长,难道他们不听你的?你尽管安排,有人不遵从,我就去找他!”


杨宏只好把话挑明;“我来的时候,局领导要求我必须民主决策,不能让学校有新的矛盾产生。我给他们商量一下,尽量满足你的要求。要是万一做不到,你是我信任的好姐姐,希望你给小妹一个薄面,帮帮小妹……”


渐渐地,杨宏不讲人情的评价在暗中传开。


终于,学校基本顺利地开了学。杨宏刚松一口气,可麻烦事又来了。


第一周星期三下午第一节课,巡视课堂的杨宏听到前面传来激烈的争吵声,快步走过去一看,是两位女教师在争吵,眼看着就要升级为拉扯甚至打头。


隔壁教室的老师见惯不惊地轻轻关上教室门,杨宏赶紧将两位女教师拉开:“先上课,有什么事情课后再说。”


到了行政办公室,吵架的两人都不服气,又对骂起来,闻讯而来的几名教师也加入“骂团”,几人很快吵成一团。


杨宏终于忍耐不住了:“这是学校,不是菜市场!你们是教师,不是村妇!”


让杨宏哭笑不得的是,经过一番询问后,两人争吵的原因只是几句“莫须有”的传言,被一个学生的作业本放错地方而引发。进一步了解后杨宏得知,教师在校内甚至在课堂争吵的事情,忠山小学时有发生。同事争吵似乎是小事,但发生在学校、在上班时间,就不是小事了。怎么办?杨宏陷入了沉思。


 “人闲得无聊就会惹事,如果有事干、忙不过来,谁还有时间和精力去纠缠这些鸡毛蒜皮的小事?绝大多数教师都有师德底线,也有一定的上进心,只是由于外界的影响或者习惯使然,导致他们的心态、认知方式与能力、行为与习惯有时有些偏离。如果能够点燃他们心中的激情,让他们从能够做的事情着手进行一些行动,还是能够取得一些效果的。”想到这里,杨宏经过一番调研和深思,确定忠山小学的第一个改革项目——建设书香校园。


忠山小学书香校园建设工作领导组和指导组很快组建起来,通过培训、交流、研讨,老师们逐渐明白建设书香校园的价值,项目的愿景、目标基本形成,实施方案初具雏形,但还不够完善。杨宏没有等待,决定先动起来。随即,领导组的“阴谋”转为全校的“阳谋”。


11月,忠山小学召开书香校园建设动员会,杨宏介绍了书香校园建设实施方案,受邀而来的领导、专家阐明了意义与可行性,全校师生参与到了书香校园建设中。


自己要读书,还要引导学生读书,老师们忙碌起来,视野逐步扩展,心胸逐步开阔。渐渐地,成长的庄稼盖过野草,争吵少了,牢骚怪话少了,大家的脚步在不知不觉中加快了。


不过,野草的生命力也很强劲,忠山小学又响起另一些声音:


“搞这些花架子有屁用,还不是想出名,想讨好领导!”


“学校不是图书馆,主要任务是教书育人,。”


“弄些书来摆着就能提高成绩?真是笑话!当老师,还得踏踏实实地上好每一堂课,给学生讲清楚每一个知识点。”


“钱用来买书堆着,还不如发给大家调动一下积极性。”


“买书、添置书柜,人家有搞头,这道理,呵呵……”


……


议论传扬开去,有了不同的回音。有人开始打退堂鼓,有人好心提醒杨宏放缓脚步,或者采取折衷手段降低要求,还有人提议以顺应民意的名义终止项目。


那几晚,杨宏有些失眠,但目光却更加坚定。


不久,在区教育局主要领导的支持下,高规格的“忠山小学书香校园建设论坛”开坛。论坛上,来自全国阅读学会的会长曾祥芹教授作了题为“建设书香中国”的精彩讲座,对忠山小学的书香校园建设工作予以充分肯定和高度评价。区教育局局长谢铭旗帜鲜明地支持书香校园的建设,要求全区学校以忠山小学为榜样,结合校情开展建设书香校园建设活动。


专家的赞赏、领导的肯定,如久旱的甘霖,给杨宏和忠山小学书香校园建设行动带来极大支持和鼓励。渐渐地,反对声小了。


 


推进——实施教学改革


书香校园建设促进了师生阅读,老师学到更多知识,知道更多道理,但教学行为却没有什么转变。为什么会这样,下一步工作的抓手是什么?杨宏再次困惑起来。


正在这时,杜郎口旋风开始刮起。杨宏眼睛一亮,立即赶过去。


一周的学习考察后,杨宏返回学校,向老师们介绍了杜郎口中学。有老师兴奋地追问相关细节,有的深锁眉头提出一些思考与困惑,有的则嗤之以鼻,更多的却是见怪不怪的冷漠。


两周后,杨宏组建了忠山小学教学改革工作指导组,选派出喻立蓉、肖连萍等五名教师飞赴杜郎口中学蹲点学习。


教师坐飞机出去学习,是件非常奢侈的事情。忠山小学部分教师以此非常不满,指责杨宏好大喜功,胡乱开支学校经费,不会当家。个别教师甚至写信、打电话,向区教育局、区纪委举报杨宏公款旅游。外出学习的几人知道杨宏和学校的困难,为节约经费,晚上五人挤住一个房间和衣而卧,唯一的男教师就在椅子上凑合、或打地铺,每日三餐以方便面为主,喝的最高档饮料就是矿泉水。


学成归来的五人,按照自己的理解开始对课堂教学进行改革。他们教室的墙上陆续钉上小黑板,学生分成小组,课前聚在一起查资料、“爬黑板”甚至“彩排”。课堂上,学生陆续走上讲台,教师退到台下当起学生。


杨宏及几位老师反复介绍推进教学改革的背景、意义和价值,好些老师却没往心里去。随着几位老师课堂变革的推进,忠山小学校园再次响起异样的声音:


“课可以这样上啊?”


“什么改革,不就是老师偷懒吗?”


“体育课的‘放羊’模式移植到语文数学课堂,期末考试,看他们如何向家长交待?”


这其中也有些别样的声音:


“这种课堂也有些道理,我感觉学生课堂上的注意力要集中得一些……”


“娃儿些变得会说了,性格也变得开朗了,”


“学生表达的积极性和能力都增强了”


“只是会说有什么用,家长看的是成绩。”


“就是,不知道这种教法,成绩会怎样?”


事实胜于雄辩,杨宏与几位教改探索者尝试构建新的教学建构的同时,心怀忐忑地等待着检测。


终于,期末检测成绩揭晓了,参与教改探索的五位教师的教学成绩,一人显著进步,一人略有提高,两人几乎没有变化,一人略有下降。


很快,质疑声响亮起来:“花那么多钱,费那么多劲,效果呢?”


“什么改革,累死累活地干,成绩也不见长!”


“我就说这东西不靠谱嘛,老师详细讲解都教不会,让学生自己上台去说说,就能学会啊?”


为什么会这样?是改革错了,还是另有原因!带着疑惑,杨宏与几位教改探索者一起反思,却理不出头绪。


“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杨宏决定跳出学校看学校,于是开始大量地查阅资料,与全国各地的教改探索者交流,带着教师向教研员讨教。


终于,杨宏一班人找到了教学成绩提升不明显、甚至略有下降的原因:一是新的教学结构指向学生能力发展,而期末试题偏重基本知识和基本技能的达标检测,对学生能力水平区分度不高;二是实践探索时间较短,教师对新的教学方式理解不够透彻,对新的教学结构需要的技能还不熟悉,教学行为处于模仿和探索阶段;三是学生习惯了教师讲、自己听的传统学习方式,不知道如何自主学习,加上小孩子的自控力不强,有些学生课堂上更容易开小差,特别是部分自觉性不强、基础较差的学生,课堂所获更少;四是帮助学生自主学习的资源与手段比较匮乏……


他们也看到了积极的一面,多数学生的学习积极性和主动性有所增强,学习能力得到较好锻炼,性格更加积极阳光,与人交往的能力特别是语言表达能力、综合归纳与推理能力、组织与自理能力显著增强。


教学的结果反馈有一定的滞后性,继续下去,当教师深入领会新的教学理念与方式、学会并熟练新的教学技能后,当学生适应新的学习方式、养成新的学习习惯后,提升学生能力的同时,教学成绩一定会显著提升。


渐渐地,忠山小学的“读练”教学模式初具雏形。


幸运的是,此时泸州市教育局开始大力推进教学结构改革,刘涛局长观摩忠山小学的课堂教学后,予以了充分肯定——“在这里,我看到了理想中的课堂!”。


接着,市内外许多学校陆续前往忠山小学观摩学习,对教改先行者们的理念、行为予以充分肯定。


机会总是留给有准备的人,准备好了的杨宏和忠山小学人,信心鼓了起来,激情迸发出来,他们开始撸起袖子加油干!


为了走得更远,杨宏带着老师们自觉加强理论学习和实践探索,不断修炼内功。渐渐地,他们的内心充盈起来,“建构主义理论”“认知心理”“以生为本”“发展性评价”等曾经陌生的词汇顺溜地脱口而出,教育理论与实践开始整合、共生。


人是最容易受到暗示的动物,上级领导的明确肯定,观摩学习者的谦恭尊敬,以及及时有效的激励措施,使得忠山小学越来越多的教师自觉不自觉地加入教学改革的行列,极个别对改革持否定态度的人自感没趣,也身不由已地随着大家开始变革教学行为。


忙碌中,校园里的争吵声也绝迹了,代之的是读书声、研讨声,以及匆匆的脚步声。


两年后,曾经三等奖都拿不到的忠山小学,竟然获得江阳区素质教育质量评估特等奖,被评为泸州市教学结构改革优秀学校,在全区教学质量分析会上作了提升教学质量的经验交流。


 


升级——构建生长课堂


面对改革的初步成效,杨宏保持着清醒。她明白,忠山小学的教学理念、模式,与先进地区相比还有较大差距,与社会发展对教育的要求还有较远距离。如何描绘出新的愿景,确定出新的目标,编制出新的计划,引领教师们满怀激情地向着新的高地冲击?


随着反思的深入,忠山小学一班人认识到,“读练课堂”的构建,是本着对教育的热爱,凭直觉从操作层面去模仿与借鉴。虽然多数教师认识到习以为常的灌输式教学方式的不足,或多或少地变革了教学方式,但总体来说,学生还是被动学习。这样培养出来的学生,能够适应未来社会的需要吗?下一步应该往何处走?如何升级教学改革?


带着困惑,已经开阔眼界、拓开思维的忠山小学教师,在杨宏带领下,开始更深入地学习钻研教育教学理论,创造机会学习先进地区的经验、向高层专家学者讨教,主动诊断查找现有教学理念、方式与推进策略的不足……


终于,他们找到突破口——回归教育本质,从最基本的“以生为本”着手,构建让学生自主发展的“生长课堂”。


有了前面的铺垫和积累,他们更加理性和冷静,通过学习钻研认知心理学系列理论,进一步从本质上弄清学习的本质,将科学理论与前期实践探索积累的经验、教训整合,设计出新的教学改革方案。


生长课堂按照教育家杜威“教育要使每个人的天性和与生俱来的能力得到健康发展,而不是把外面的东西例如知识灌输进一个容器”的理念,以导学提纲和学习小组为基本载体,通过自主独学、合作探究、展示交流、点拨质疑、检测反馈、小结整理等环节,让学生“从无到有地‘生’,由小到大地‘长’”。


生长课堂的建构与实施,是忠山小学教学理念与行为的一次突破,较好地落实了“以生为本、以学定教”,促进了学生自主学习。


一段时间的探索后,关注教学质量的杨宏发现,优生的学习成绩有较大幅度提升,中差生却不明显,甚至部分的学生成绩还有所下降。


为什么会这样?是改革的理念与行为错了,还是操作上有问题?带着问题,杨宏与老师们进一步研读教育教学理论,到教学质量优秀的学校观摩学习,请来各级专家诊断……


渐渐地,他们找出了原因。生长课堂有一个前提假设——学生愿意而且能够按照要求自主学习、积极参与合作探究。而事实上,学生自主学习的积极性、自觉性和学习方法、学习习惯差异较大,这就使得生长课堂的结果出现马太效应,优生更优,差生更差。如何解决问题,真正落实“面向全体,让每一个学生都学会、会学”这一目标?忠山小学一班人又开始了新的探索。


很快,后进学生学习成绩不好的原因找出来了,生长课堂中学习深度不够、知识碎片化的问题也找出来了。紧接着,新的对策也出来了,生长课堂优化为“三助”生长课堂,即通过“三助——自助、互助、师助”,更好地引领、帮助和激励学生,特别是后进学生真正参与学习,与优生一起经历学习过程,达成学习目标。


2018年底,杨宏与副校长费国萍参加了区教育局组织的“江阳区高品质学校校长上海静安区研修班”的研修学习,更加开阔了眼界。正好,省教科院刘涛院长牵头,以教育部普教科研课题研究为载体,通过“自导式”课堂的研究,推进全省的教学改革。忠山小学抓住机会,再次开始优化、升级教学模式的实践探索。


改革者行走的一定不是坦途。杨宏一班人在探索前行的路上一路走来,面对批判、质疑甚至讥讽,他们没有畏惧,更没有放弃。改革不仅改变了教师的教学行为方式,激活了学生学习的内驱力,更成为推动学校发展的强大动力,促进学校教学质量稳步提升,吸引了周边地区广泛关注的目光,先后接待各地150多个教育团队,7000多人次的参观学习。


 


 


腾飞——建高品质学校


区委区政府领导和社会各界对杨宏和忠山小学的努力与成绩看在眼里,记在心里,他们被感动着、激励着,也在心里盘算着。


2018年春,江阳区委区政府决定,在泸州城西的黄金地段,划出20亩土地作为忠山小学的新校区,将忠山小学整体搬迁,让优质教育资源为更多的老百姓共享。


杨宏一班人没有因此而满足,领导的信任,人民的重托,更多学生的期盼,让他们感受到肩头的担子更加沉甸甸地。压力,更是动力,课堂是教育教学的主阵地,但不是全部。如何将忠山小学办成一所高品质的学校,培养出面向未来的优秀人才?忠山小学一班人开始新的探索,围绕全面育人、促进学生核心素养养成的目标,升级“三助生长课堂”,同时全面升级学校发展规划、教师队伍建设、教育教学管理、学校文化建设。


2019年秋期,忠山小学将整体搬迁到城西。机遇与挑战并存,如何把握机会、迎接挑战,将特色与成果移植到新校区并扎根、发芽,开出更绚烂的花朵、结出更优质的硕果?忠山小学一班人未雨绸缪,提早规划与行动,通过广泛深入的调研和前瞻性学习、研讨,在专家指导下,制定出《泸州市忠山小学高品质学校建设实施方案》并反复论证、修订、完善,确保其科学性、先进性和可行性,以指导办学品质不断提升。


《实施方案》中明确,未来三年,忠山小学主要从校园文化、育人队伍、学校管理、课程建设、课堂教学、教育评价六个方面进行升级、创新,凸显生长型高品质育人队伍打造和高品质课堂建设,丰富“生长教育文化”为核心内容的学校文化建设,建立规范的现代学校管理体系,构建以“自主生长为核心的程体系,让每个学生走到舞台中央,呈现出“灵动、智慧、充满生命成长”的美好状态。


“没有最好,只有更好。对于教育,改革是一场没有终点的马拉松,以改革为抓手,能够有效激发学校的活力,增强学校的凝聚力,引领和促进学校不断地自我更新、升级!”说起改革与发展,杨宏永远充满着激情。


一个好校长就是一所好学校,人民群众需要优质教育,需要好校长!这话在杨宏身上,在忠山小学,再次得到印证!


主办:泸州市江阳区教研培训中心(联系电话:0830—3158776)

地址:泸州市江阳区丹霞路1号楼  版权信息:泸州市江阳区教研培训中心版权所有   

邮箱:lzjyedu@163.com  备案序号:蜀ICP备05004206号    川公网安备 51050202000062号